加油,小伙

作者 王帅

煎炒油炸烹,身在此锅中,

天地本无情,有情亦老翁。

我若有原罪,由我一身承,

力弱似柔丝,我奈问苍穹。

生我亦何罪,日夜煎熬中,

党建领导来,点播希望灯。

轮椅姐姐如春风,开启心门叫重生。




  王帅,25岁,是党建工作队所在帮扶村的一名残疾青年。去年10月进村后,我们在走访贫困户时认识了他。8岁时,王帅患上了进行性肌肉萎缩症,并渐渐失去行走和自理能力。如今的他,四肢无力,无法自如地控制自己的肢体。十几年来,失学、失能、与社会“失联”的他,拥有的只是“炕上人生”。我们见到他的时候,只感受到他很腼腆。父母告诉我们:“他不怎么跟我们交流,感觉都自闭啦,一两月说不上几句话。”

  作为建档立卡户,政府的帮扶政策已经很到位了,但因为王帅的病情,这个家庭给我们的感觉依然是笼罩在阴霾中。

  十几年来,这位患病的孩童已经成长为一名拥有最美年华的青年。然而,从第一次走访我们就发现,失去系统学校教育的他,也没有得到很好的家庭教育,更没有自觉的自我教育。帅爸说,他把能找到的“大书”都找来给王帅看了,后来姐姐弄来一台旧电脑,帮助王帅打发时光。交谈中得知,电脑落后,王帅只能用它来看网络小说。

  这个青年的人生列车好像是“空载”运行!

  一位拥有大好青春年华的小伙子,就这样打发着岁月,生命的价值又该如何表达?

  虽然生活不能自理,但从体重上来说,王帅却是一个很“壮”的小伙子。每天都必须由爸爸背着解决拉撒问题,这让已经五十多岁的帅爸无法离开家,哪怕一天两天都不行,以致帅爸的腿上长了一个很大的不明病理的包,都没有空去趟城里大一些的医院看看。

  从物质上来说,王帅享受着国家低保政策,父母也有政府发放的护理补贴,这个家庭已经超出“两不愁三保障”的国家要求。但每次见到外人,帅妈都止不住的流泪。她的泪水,在有些人看来是乞求可怜的“招牌”,但同样作为妈妈的我,深深地懂得,那泪水里有几多心疼,几多无助!作为帮扶队员,我们还心疼王帅那些“空载”的时光,担忧那些不确定的未来!如何改变王帅的这种生活状态?如何驱散笼罩在这个家庭头顶上的阴霾?

  王帅蜷坐在炕上的身影,帅妈那流不尽的泪水,久久萦绕在我的脑海。心想:也许我们没有能力让这个家庭“拨云见日”,但我们可以尽自己所能送给他们一缕“阳光”,如果算不上“阳光”,哪怕是烛光、荧光也好。

  摸起电话,打给了在2014年的那次采访中结识并成为好朋友的“最美轮椅姐姐”刘晓清。

  心肠总是热得发烫的晓清,听说王帅的状态后,感觉比我还着急,立即就想干点什么,并表示说即使做不了什么,也要亲自去看看王帅。考虑到晓清的身体情况,我们商定在春暖花开的清明节后确定成行。4月19日,晓清带着自己的书法作品集、发表在《书法报》上的文章,“时代楷模”刘芳失明后用盲文写就的散文集《慢慢想》、晓清爸妈给王帅准备的大米等生活物品,还有自己身上那些天然散发着的“阳光”,来到了王帅的家里。

  不愧是“阳光晓清”,走到哪里就让哪里充满阳光!在王帅的家里,晓清用自己的经历启发王帅,用朋友的故事激励王帅。为了让王帅融入社会,大家帮他注册了微信,我们也加了他好友,并拜托晓清帮助王帅进入残疾朋友的圈子,共同探讨并寻找人生方向。

  会不会是“一阵风”?风吹浪静后,日子会不会又回到原来的状态?村委会换届那天,在村委门口遇到来投票的帅爸,问:“王帅最近怎么样?”帅爸说:“昨晚跟他妈聊到了10点多。”那一刻,充满期待也充满忐忑的心,顿时坦然了很多。真好,那个几近失语的青年,已经开始与父母交流!


  好多天没有去看王帅,还是担心“皮球”会泄气。于是,前几天把我收藏了很多年的朱彦夫的《极限人生》送给他。今天下午,我欣喜地收到王帅发来的诗。

  于是,写下此文,以记。

  如果说身体的残疾是上天的安排,而身心的愉悦却是一种选择。期待王帅真的如他所说,重生!

  想对王帅说:加油,小伙!无问西东!让“清风拂卷”为你作证!

责任编辑:庞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