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强长城保护 完善专职保护员制度

  北京市文物局副局长凌明与昌平区长城保护员陈青春对谈
  加强长城保护 完善专职保护员制度

  北京市文物局副局长、新闻发言人凌明(右)与昌平区长城保护员、十大最美长城守护人之一陈青春(左)对谈。

  新京报记者 浦峰 摄

  扫码观看视频

  北京市文物局副局长对谈昌平区长城保护员

  北京有400多名长城保护员,分布在全城六个区。陈青春是其中普通一员,但北京市文物局副局长凌明早就听说过他的名字。

  “之前在长城文化节闭幕仪式上,评出了首批十名最美长城守护人,您是第一个上台的啊。”凌明在北京文物局的小院儿里一见到陈青春,就热络起来,“当时对您印象就很深。”

  当了一年多长城保护员的陈青春,与文物主管部门领导坐下来聊天,谈及与“驴友”的交锋、巡护长城的恶劣环境,以及对长城保护的建议,带来了很多一线的消息。

  陈青春的工作,是北京市近年来加强长城保护的缩影,他也是专职长城保护员制度探索者中的一员。“我们得到了一线保护员真实的想法,对以后的制度完善会有帮助。”凌明说。

  巡护长城最难的是什么?

  对谈前一天,北京突然降温,昌平郊外山区更冷。陈青春所在的昌平区流村镇长峪城村,气温降到零下20摄氏度之下。

  “到了冬天,长城上气温得有将近零下30摄氏度,想吃口热饭根本不用想。现在是有自发热食品,但你都伸不出手啊。”

  2019年起,陈青春成为北京长城保护员,工作地点就是从小就熟悉的长城。每周五天,他带着望远镜、干粮和水,步行7.5公里山路到达长城脚下,单程近两小时,然后才开始一天的巡护。

  凌明最想知道的是,巡护长城,最难的是什么?

  “驴友。”陈青春回答。

  长峪城村被长城围绕,他出家门口转头就能看见长城。长城上的制高点15号敌楼,发生过抗日战争中著名的南口战役。战争遗址吸引来大量自发的游客,以前一到周末、节假日,一天甚至有几百人陆陆续续前来。

  “我们是以一对百,经常是一个人跟几十号人喊话,让他们离开。”陈青春说。

  根据《长城保护条例》和《北京市长城保护管理办法》,有组织地在非参观游览区长城点段举行活动,是严令禁止的行为。一旦发现可能威胁长城安全的攀爬、挖掘、搬运等行为时,长城点段保护机构应在日常巡查中立即制止。

  现在这项工作,落在了陈青春这些保护员的肩上。有些游客听到陈青春劝返,就自觉离开,而另一些时候,他得多费些口舌。

  “不听劝阻的时候,我会把衣服或包上的‘长城保护员’亮出来,让他们知道我们的身份。但有人还是挺横,拒不配合。”

  有时候差不多要吵起来了,陈青春也得克制好情绪。“不能让别人感觉,文物局的人怎么这么横啊?我们也是代表着文物保护单位的形象。”

  “把道理说清楚,是成功劝返的第一步,你们做得已经很好了。”凌明说,游客私自攀爬确实是长城保护的难点,加强宣传是重要手段,而保护员就是最前线的宣传员。

  北京长城作为中国有长城分布的15个省(区、市)中保存最完好、价值最突出、工程最复杂、文化最丰富的段落,在北京境内自东向西经平谷区、密云区、怀柔区、昌平区、延庆区、门头沟区六区,长城墙体全长520.77公里。

  根据《北京市长城文化带保护发展规划(2018年至2035年)》,北京长城文化带贯穿北京北部生态涵养区,约占北京市域面积的30%。文化带总面积达到4929.29平方公里,细分为核心区与辐射区。按照资源与长城价值的关联程度,对664处/片保护性资源的2873处资源点进行价值主题分类,共分为长城遗产、相关文化和生态资源3类。

  最适合的装备还是军大衣

  2019年5月起,共计463人的北京首批长城保护员队伍成立,包括全职和兼职。保护员职责包括巡视、险情监测、环境清理、劝阻游人攀爬等。

  他们每天将巡护中拍摄的照片上传到App,配以文字描述。图片汇总到后台系统后,系统会观测到同一拍照点不同时期的变化,判断长城健康状况。

  保护员们将贯穿北京六区、长达500多公里的长城管了起来。他们实现了长城重点点段全天巡查、一般点段定期巡查、出险点段快速处置、长城野游科学管控,形成全覆盖、无盲区的长城遗产保护网络。

  《长城保护员管理办法》对长城保护员的资质提出了明确规定,年龄必须在18周岁至65周岁之间,身体健康,具备初中以上文化程度。另外,需要具有一定的长城保护知识,具备巡查、看护长城的工作能力,热心长城保护工作,责任心强。

  凌明过一阵子就去一次长城,虽然对保护员的工作有一定了解,但对他们工作的细节很感兴趣。对谈之前,他准备了不少问题。

  “这么冷的天气,需要什么特殊装备吗?”他向陈青春问起。陈青春说起专门为保护员发的棉服,虽然很厚,长及膝盖,但是不便于行走,而朴实的军大衣衩开得高,非常适合“行军”。

  “这个意见很重要。”凌明接过话头,“既然军大衣最管用,以后就不用花冤枉钱买不好用的,就用最合适的东西。”

  保护员上岗都经过了培训,一项重要内容就是APP的使用。目前,除了APP,长城保护已经用上了很多新技术,包括卫星遥感、无人机等等,为长城保护提供了新手段。

  凌明感兴趣无人机等科技手段,在长城巡护方面会不会有实际作用。

  “无人机比人看得更远,可以帮我们在恶劣天气中巡查,比如高温天气。”陈青春回应,不过,保护员释放了无人机,有可能游客也会跟着放。

  凌明还问起了陈青春参与保护员培训的感受,希望为后续的培训探索更有针对性的方式。他们还探讨了怎样的宣传是最有效的,如何让更多人知道长城有保护员了,不可以随便攀爬。

  “收获很多,”对谈结束后,凌明感慨,“和保护员面对面,能感受到他非常敬业和专业,对文物保护工作是发自内心的热爱,我们也得到了很多改进未来工作的信息。”

  陈青春则向凌明发出了邀约,以后一起去南口长城,请副局长当一天保护员。

  新京报记者 倪伟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